闻声,剑尘等人纷纷抬头望天,这一看之下,顿时是令的他们所有人的瞳孔猛然一缩

 尽管天际一片漆黑,毫无光亮,但他们以神王境的修为,仅仅凭着眼力就能洞穿黑暗,看清虚无此时此刻,他们清晰无比的看见了沧海神宫的苍穹在破碎,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是器灵,是沧海神宫的器灵,沧海神宫突然出现这样的惊变,一定是器灵造成的

 一名正在附近疗伤的绝代神王发出惊呼,他神情复杂的望着天空,有期待,有激动,也有忐忑

 对,一定和器灵有关,这一幕是不是预示着器灵要出来了又有绝代神王发出惊喜的大喝声

 听见这道声音,汇集在这里默默恢复的所有绝代神王,都难以保持平静,一个个目光都发生了变化,带着炙热、期待、希翼之芒的在四周搜寻

 他们很多人脑中都冒出了同一个想法,沧海神宫的器灵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沧海神宫的认主,即将开始进行了?这让他们许多人心中都充满了紧张

 不对劲!剑尘沉声道,他目光如电,迸射出炽目的光芒,有道道剑气在汇集,以无比专注的神情盯着苍穹,心却是越来越沉此刻这片苍穹的变化,竟隐隐的让他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沧海神宫的这片天,正在被一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给吞噬

 也是因为如此,才造成了苍穹破碎,虚空塌陷的一幕

 因为沧海神宫,正在换天!

 同样在沧海神宫第九层空间,距离剑尘他们足有数百万里的沧海山,一名衣着朴素的老者正站在最高的一处山峰上,同样是抬头仰望漆黑的天空,脸色严肃

 这名老者,正是缠龙大师!

 这时,一面小巧的阵旗自主的从缠龙大师的空间戒指里飞了出来,强大的能量波动扩散间,刹那间幻化为一只巨蟒,瞪着那一双比人头都还要大上不少的虚幻蛇眼望着天空,粗大的蛇尾不安的扫来扫去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会在突然间感到很烦躁,根本就无法宁静下来巨大的蟒蛇中,传来一股意念波动实际上,这蟒蛇乃是由阵旗所化,而在阵旗之中,则是一个元神,疑是被囚困在里面

 听了这话,缠龙大师目露奇色的看了眼这个元神,说道:你竟然也有这样的感觉?这么说来,我与你也是一样,自这片天空突生变故之后,我的心也变得非常的烦躁,如有万千蚂蚁在爬动,无论如何都无法静下来

 缠龙老头,我我突然很想杀人被囚困的元神突然间变得有些暴躁了起来,那巨大的蟒蛇躯体,极不安分的围绕着缠龙旋转

 你不是擅长大预言术,拥有看破天机,洞悉古今未来的能力吗,推衍一下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缠龙大师深吸一口气,强制镇定的说道实际上,他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心脏跳动的频率也是越来越快,内心中那股来的莫名其妙的烦躁,也是越来越强烈

本文地址:http://www.medellinfff.com/zhentan/2020/1130/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