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她的情绪迅速地感染了袁辉,使得一家人都沉浸入了一种诡异的氛围之中

 直到晚上七点多钟,三人一起坐到餐桌前,准备吃晚饭时,袁辉才率先从恍惚地状态中清醒,强抑兴奋之情,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对陈安道:小新啊,老爸知道你行的,只要你认真,只要你认真,没有什么是不行的

 爸,你没事吧,一次考试而已

 这里面陈安这个当事人反而是最平静的

 对对对,一次考试而已,证明不了什么,你一定不能骄傲,要再接再厉,将这个成绩保持下去,要知道一次考好不难,难得是一直考好

 爷俩的对话,使得张萍从恍惚中惊醒,她僵硬的面容终于柔和了下来,看着陈安认真地道:小新,原来你真的是在认真学习,妈妈还以为你,还以为你

 以为什么?陈安警醒地问了一句,母子连心,张萍不会发现什么了吧,自己虽是货真价实的袁小新,却又不完全是曾经的袁小新

 张萍笑着道:没,没什么,妈妈都高兴的语无伦次了,来来来,多吃点

 她确实没以为什么,因为那种感觉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只知道哪里不对,却又不确定不对在哪里

 现在知道陈安真的是在努力学习,心中的一块大石放下,也不再疑神疑鬼什么

 陈安倒是触不到他们兴奋的点,吃完饭后依旧把自己锁在屋里,自然还是用的做作业这万金油的借口而实际上是在规划之后要做的事情

 连续刻画了三种秘术,陈安再次有了信心往那危楼一探,只是还需要做些更充足的准备,那就是绘制符箓,以此弥补身上三种秘术的不足

 至于剩下的两个铭文位,陈安暂时不打算用,因为只有通过实战才能明白自己的此时的缺陷在哪,才能更好的利用剩下的两个铭文位及时弥补

 若是一起都占用了,他将有很长一段时间都陷入瓶颈之中,不止战力无法再做提升,短腿也无法弥补

 所以先用符箓临时做替代,再一点一点的查漏补缺,一直是他计划中的一环

 现在他材料不缺,完全可以通过大量绘制一些实用型的符箓来武装自身

 尽管当初没从姚琴那淘到什么高级的东西,但就是这些最基本的电光符、炎火符也足够他使用的了

 就好像那天,他身上若是装了七八十张符箓,一块砸下去,可能在其刚一露面就将之生生砸死了,哪还用得着和对方虚以委蛇量变绝对是能引起质变的

 这里面这个符与秘术符文不同,直接就是天师道的符箓,由是免去了解析符文的步骤,省事不少

 另外这符制作也很方便,只要调配好符水,将黄纸浸泡晾干,再以朱砂等灵性矿物研墨书写,就能很快制成

本文地址:http://www.medellinfff.com/zhentan/2020/1129/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