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吗?

 并不是完全不可能,他和她有相互欣赏的意思,并且他也足够位高权重

 关键是,这个洛恩王国绝对不会是铁王座下的七国,不会有兰尼斯特在西境那样情况产生,他看得出来,红王不喜欢大贵族,所有人的封地都细碎零散,没法产生巨大的力量

 泰温给了他一个难题,很难很难,本来只是乖乖效力就好,现在要牵扯进一个初生王国最麻烦也是最险恶的斗争里了:王室的血脉和继承,任何一个饱读群书的侏儒都知道历史上最残酷的那些事都和这个主题脱不了干系

 见了异鬼的天气提利昂瞧了眼灰蒙蒙的天空,喝干杯中之物,回到帐篷里

 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没说什么,尽管心脏树提醒我,提利昂·兰尼斯特情况很微妙

 经过这么多天的交流,我知道它能有个大概的猜测,但是认真地读心是万万不行的,除非是双方对话

 至于我的红王之手

 或许是因为那个自称为泰温的脑袋的原因?按照提利昂的表述,我推断是一种死灵秘法被施展到了泰温·兰尼斯特的脑袋上,让那个脑袋能说话,能思考

 在冰与火的魔法中,这并不算特别奇特,我好奇的是是谁,为什么,瓦兰提斯人又是怎么获得它的?

 不管怎么样,至少提醒了我一点,小心,哪怕没有龙,也不意味着神秘尽数消失,瓦兰提斯有自己的魔法

 我们有四万将近五万人,大部分都是简单训练过的农民和市民,我细数道:

 能够攻坚的常备军,主要是剥皮团、赎罪团,贵族团和工人团,剥皮团的战斗力自然不用说,赎罪团能把命豁出去,贵族团和工人团恐怕就差一点了

 那个红袍僧做的不错,他的人士气旺盛,可堪一用

 红袍僧泰尔斯,在我进攻科霍尔时,率领信仰光之王的奴隶和学徒帮了我很大的忙,我无法无视他的功勋,所以即便与南方诸城的红袍僧颇有矛盾,我依旧接纳了泰尔斯和他的信众,作为王国的一份子

 这不止是妥协,就前世的话来说,这也是对拉赫洛教徒的统战,我不可能杀光那些僧人和教徒,如果制造宗教对立,短时间内可以稳固我的统治,但是长期来说,对新生的王国是个不小的隐患,我已经有民族冲突这个隐患了,没必要再给自己又添加一个

 总之,我也是为了控制好那些红神教徒,别给我在境内生事

 他到了吗?我问道

 到了,科霍尔的贵族们用船欢送他们前往南方,之前紧张得要死

 看来见识一下平民的力量有助于让贵人别太放肆,我不禁莞尔,准允他在赛荷鲁的奴隶中间传教招兵,作为预备队

 如果我们失败,他或许会想要背叛,提利昂警告:

本文地址:http://www.medellinfff.com/youmo/2021/0112/4012.html